三木

¯\_(ツ)_/¯

【德国足球同人】火线营救(abo)(完结章)

追到现在来转个完结章…TKK简直虐哭

黑龙:

许尔勒没开灯,就着月光偷偷摸摸拨通了胡梅尔斯的电话。


隐性alpha在电话中侃侃而谈:“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去做个潜在属性测试,政府这么多年也在鼓励普及,可是主动参与人数还是很少,收费是有点高,但这个测试对环境和设备、科研能力的要求真的非常高,过程也很繁琐,不过物有所值啊,如果某个人真有潜在属性,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情或触及发情是有生命危险的……”


“但是万一查出来真有隐性属性,”许尔勒忧心忡忡,“就会被要求配合参与试验,一辈子都要不定时被喊去当试验品……隐性alpha还好,是隐性omega的话,还要去市政厅注册,过了35岁找不到alpha伴侣政府还会过问——这也太吓人了!”


“所以主动参加这个测试的人,绝大部分是确实感觉到了自己的属性异常……”胡梅尔斯叹口气,“你是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?”


“……就,就是一种强烈的直觉……”许尔勒扭扭捏捏的哼哼半天,问,“前辈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异常的?”


胡梅尔斯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恍惚:“啊,那是我第一次见贝尼的,他转过身对我微笑,我突然就闻到空气里一股香草雪糕混着茉莉柑橘的味道,全身一阵轻微的发麻,好像有电流通过,下半身——”


他嗷的一声惨叫起来。


许尔勒战战兢兢的抱着话筒问:“……前辈你,你怎么了?”


“……我没事,”胡梅尔斯把赫韦德斯的脚恭恭敬敬从自己脚上搬下来,干咳着说,“许多人也可以假装自己是真正的beta度过一生,但我觉得认识到真正的自己比较好,即使会带来一些麻烦,但也会消除很大的危险——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我把可靠医生的号码给你,不管你是真正的beta,还是隐性ao,祝福你。”


  


许尔勒倒在床上,格策摸过来推他:“怎么样?”


“你不在客厅抱着电话偷听吗?”许尔勒翻了个白眼。


“信号不好……有几句没听清……”格策尴尬的摸摸鼻子,“如果真查出来是隐性群体,封口费要多少?”


许尔勒说了个数字。


“抢钱啊!!!”格策跳起来,“上哪弄这么多钱!”


“就是抢钱,”许尔勒愁眉苦脸,“不告诉政府是违法的,医生也担风险。”


他们沉默半天,许尔勒说:“算了,不做了,都是我乱想的。”


格策欲言又止,最后说:“不搞清楚可能有危险,胡梅尔斯也说了——我们再想想办法。”


他们安静下来,南太平洋的白色月光照在他们身上。


 


月光也照在隔壁房间。


克洛泽和克罗斯并肩躺在一起。


没有人说话,他们静静的躺了很久很久。


后来克罗斯坐了起来:“前辈,我回去了。”


克洛泽说:“去吧。”


他们的语气都很平静,平静地不像一次再不回头的告别。


克罗斯穿着睡袍披着毯子,赤脚走到门口。


他最后还是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轻轻关上门,走了。


 


厄齐尔在午夜从昏睡中醒来,赫迪拉坐在床边。房间里没有开灯,月光笼罩着他们,而厄齐尔知道他在凝视着自己。


“梅苏特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赫迪拉开口。


厄齐尔慢慢镇定下来,他坐起来按亮床头的台灯,微笑着点头:“说吧。”


赫迪拉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深灰色的丝绒盒子,然后站起来。


厄齐尔有点惊悚:“你不会是想单膝跪下吧?”


赫迪拉不好意思的笑起来:“是打算这样……”


“不需要,不需要的。”厄齐尔伸出右手手指,“快给我戴上!”


赫迪拉还是单膝跪下了,将指环小心的套在厄齐尔右手的无名指上。


厄齐尔凑近台灯,仔细端详这枚戒指:“——好大颗的钻石!”


“正好配你那些印花大围巾嘛……”赫迪拉凑上来说,“我昨天定下的,没想到国际快递今天就送来了。”


厄齐尔转动着戒指:“怎么定这个?你前阵子还批评明星戴大宝石俗气。”
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
厄齐尔抬起头:“退掉换两个素圈对戒好了,你一个我一个。”


“……其实这个也有。”赫迪拉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深灰色丝绒盒子。


厄齐尔把另一只指环给赫迪拉戴上,两个人有短暂的沉默。


“我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。”厄齐尔低声说。


“我也是。”赫迪拉点头。


“……真的不太适合,钻石太大了……”


“电脑上看着还好,哪想到实物这么大……”


“还是换掉吧……”


“再买一对素圈日常戴好了。”


他们俩说着嘿嘿地笑起来。


笑完厄齐尔抬起头:“萨米,我饿了。”


“餐厅已经不营业了,”赫迪拉站起来,“冰箱里有什么我就做什么吧。”


他翻出来一颗洋葱,一包意面,半罐肉酱:“还吃肉酱意面可以吗?”


厄齐尔笑嘻嘻的说好啊。


 


赫迪拉正在低着头切洋葱,厄齐尔从后面抱住了他。


赫迪拉转头,看到自己的omega微笑着,眼睛里晶光闪烁。


“你怎么了?”他柔声问。


“洋葱味刺眼,”厄齐尔说,“真的好刺眼。”


赫迪拉低下头,他们在月光中交换了一个混合着洋葱味道和泪水的绵长的吻。


 


穆勒清点完所有的保密协议,把保险箱藏在床底下,躺下长出一口气:“今天晚上好安静,这群家伙总算没再搞出事——他们这会在干什么?但愿都睡了!”


胡梅尔斯看着电视打开一罐啤酒,他拉过赫韦德斯的手,把拉环套在右手无名指上。


赫韦德斯看着他,露出他们初次相逢时一样的微笑。


德拉克斯勒兴奋的跟着克拉默走进房间。


克拉默害羞的坐在床边解开了上衣。


杜尔姆忧心忡忡的放下游戏手柄:“不知怎么回事,我这会一直心慌。”


金特尔面不改色:“你连输八局,能不心慌吗?”


穆斯塔菲站在电视前,跟着欧洲舞王默特萨克的新单首秀现场陶醉的扭动身体。


厄齐尔埋头苦吃一盘肉酱拉面:“不够。”


赫迪拉默默开火煎香肠。


格策推过来一张卡:“我这几年的收入都在这,你拿去用吧,足够了。”


许尔勒泪眼模糊抱住他:“做一辈子的好朋友。”


施魏因施泰格鬼鬼祟祟调大了电视的音量。


波多尔斯基咯咯的笑着被推倒在沙发上。


克洛泽睡在克罗斯的枕头上,雪松混合莲花的味道,若有似无,经久不散。


克罗斯在露台,把抑制剂倒在啤酒里,他对着月亮扬一扬酒杯,仰头慢慢喝下去。


拉姆再一次审阅自己即将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剧本,翻开空白的主演名单写下托马斯穆勒的名字。


穆勒睡着了,他在梦里终于吃完一只金黄酥脆的烤猪肘,只觉得心满意足,此生无憾。


 


 



 


 


ABO文的最后一章才出现全文第一个吻……真是太纯情惹!


谢谢大家这么多天的支持!本文到此完结!


如果懒病不复发,还有个丧心病狂的番外,但懒病复发的话,就这样了……


明天有空就补个后记,没空就算了……【文学创作过程就是如此随意呢


大家有缘再相见!MUA!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60)
©三木 | Powered by LOFTER